當前位置:香港快運行李托運>> 外媒

挺在洪水中的一棵“勁松”

——追記廬江縣同大鎮連河村黨委副書記王松
字體大小:
來源:蕪湖新聞網           編輯:徐澗

《安徽日報》記者 張嶽

10月4日,失聯74天的王松,終於找到了。

洪水已退去,在離橡皮艇側翻地點約800米的地方,他面朝大地,衣衫完整,腰帶上掛着一串鏽跡斑斑的鑰匙……38歲的生命永遠定格在抗洪搶險的現場。

王松犧牲了,而他的身影永遠留在了連河村,留在了田間小路上,留在了彎彎小河裏,留在了每一位連河村村民的心坎裏。

喇叭聲、搜救聲、呼喚聲——

吃住在圩埂,搜救打頭陣

今年夏天,廬江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洪水災害,“七處冒煙,八處漏水”,連河村的村幹部像高速運轉的陀螺一樣,忙個不停。

40多天,廬江縣同大鎮連河村黨委副書記王松吃住都在圩埂上。每天只能睡在潮濕的地鋪上,眯上兩三個小時又投入戰鬥。查險情,除滲漏,堵管湧,連妻子打來電話,都只能匆匆説上兩三句話。

7月21日中午接到指令,連河村開始轉移羣眾、整村撤離。王松馬不停蹄,看到腿腳不便的老人,他上前去背去抱;看到羣眾家裏的電器財物,他幫着抬到高處;深一腳淺一腳在水裏蹚,往返20多個來回,安全轉移20多位老人,並把他們送到集中安置點。

“我腦子裏都是他用手擦汗甩汗的樣子,總是低着頭一路小跑,後來連鞋子都脱了,赤腳在路上跑。”合肥市政府辦公室駐村扶貧幹部、連河村黨委第一書記趙莉説。

40多個小時未閤眼,王松只吃了一袋方便麪,他像不知疲倦的鋼鐵戰士一樣,在一線連軸轉。

第二天的8點40分,洪水像脱繮的野馬衝開決口,旁邊兩台挖掘機像樹葉一樣被沖走。村莊空空蕩蕩,王松不放心,他騎電動車帶着趙莉,一路騎車一路用喇叭喊:“破圩了,往高處跑!”

洪水在奔湧,浪花不停拍打着他們的小腿,電動車已無法在水中行駛。

回到指揮部,王松發現有一位村民還沒有撤離出來。

“我比較熟悉這片水域情況,我跟你們一道去!”王松主動請纓,坐在打頭陣的橡皮艇船頭,帶領着其他橡皮艇去搜救。

當橡皮艇駛到連河村村委會附近,水位落差突然從40多釐米猛漲到3米多,救援隊遭遇了“滾水壩”,橡皮艇上5人全部落水。

“漩渦像死神的大手,不停地把我往水底按。”李順回憶説。李順等3名消防員僥倖脱險,而王松和廬江縣消防救援大隊黨委書記、政治教導員陳陸卻不見蹤影。

“王松!王松!王松!”一聲聲椎心泣血的呼喚,飄蕩在連河村的上空。在過去的74天裏,搜尋從未停止。從白天到黑夜,從水面到塘底,連河村被翻了個“底朝天”,依然沒有找到英雄的蹤跡。

洪水退去後,圩內一片狼藉。10月4日清晨,連河村搜尋隊隊員在韭菜地搜尋時,在草堆底部發現一具遺骸。

王松被安徽省人民政府評定為烈士,先後被追授“安徽省優秀共產黨員”“安徽省五一勞動獎章”“安徽好人”“安徽青年五四獎章”等榮譽。

愛家鄉、愛學習、愛幫人——

不懼風浪高,重擔肩上挑

一次次衝鋒在前,王松一心想為家鄉做實事,讓更多的父老鄉親過上好日子。

“你願意回家鄉當村幹部嗎?家鄉發展需要有能力的年輕人呀。”同大鎮組織委員陳海平第一次給王松打電話,沒想到他一口就應了下來。當時,王松在合肥一家企業拿高薪,回到家鄉意味着收入要減少一半。

“收入不是不重要,但是在他眼裏,更重要的是能回到家鄉。”妻子汪志雲説。1999年參軍入伍,王松在部隊12年8次榮獲“優秀學員”“優秀士官”等稱號。每一份榮譽的背後,都是他踏實做事的點點滴滴。

2019年2月,王松到同大鎮環保辦上班。因為工作出色,2020年3月,王松被任命為連河村黨委副書記。

連河村是遠近聞名的貧困村,十年間換了七位黨委書記。村裏的發展到了關鍵時期,需要有“拼勁兒”的帶頭人。到任後,王松全身心撲在工作上。為了挑好這副重擔,他常常“自討苦吃”。妻兒都在廬江縣城,他為了節省時間,在村部附近租了一小間民房,白天走訪分片羣眾,晚上學習業務知識,以最快速度熟悉情況,進入工作狀態。

大夥都説,家在縣城人在村裏,王松成了“不下班”的村幹部,有點“退伍軍人”的精氣神。

“村裏沒錢,幹事就沒底氣,羣眾就難服氣。”王松積極爭取到廬江縣50萬元發展村集體經濟資金,投資建設紅米加工項目,每年可為村集體增加5萬元收入。他和駐村工作隊共同爭取了藕粉加工包裝車間項目,每年可為村集體增加3萬元收入。

栽上“搖錢樹”、養起“下蛋雞”,王松千方百計帶領羣眾“拔窮根”。

村富更要一碗水端平。村裏搞“五化兩改”工程,家裏的堂叔找他,希望村路往自己家門口“伸一截子”。王松撂下一句話,“誰都不能搞特殊!”一條路修下來,家家户户心服口服。村民紛紛點贊:“看不出來,對自家人都‘硬’。王松有兩把刷子!”

在紀律面前,王松“硬”得理直氣壯。在村民面前,“鐵漢亦有柔情”,誰家遇到難事兒,他也跟着急得嘴角上火起泡。村民王定四患了大病,先後做了兩次手術,家裏一貧如洗。王松天天忙前忙後,左三趟右三趟上門服務,還帶頭捐款籌集了幾千元,解了王定四的燃眉之急。

雞屎味、鄉土味、人情味——

幹活不惜力,做人心腸好

平日在村裏,大媽大爺叫得親熱,跟叔叔嬸嬸總是笑臉相迎。在路上,只要看到步履蹣跚的老人,不管認不認識,王松都會主動下車,扶老人上車送老人一程。

王鬆開着麪包車,風裏來雨裏去,絕大部分都是為了“公家的事”。

端午節前,連河村貧困户的雞鴨鵝迎來了“熱銷期”,王松成了免費的“雞販子”。逮雞、殺雞、裝雞、送雞……天天一身雞屎味,沒得一分錢報酬,卻高興得跟中了獎一樣,前前後後幫助貧困户銷售雞鴨鵝2萬餘元。

“他把我們的事,當成自己的事,當成天大的事。”安徽嶽達塑業負責人張先生説。疫情期間,嶽達塑業達不到復工復產的條件,由於交通管控,口罩等物資沒辦法從合肥運回來。王松二話不説,立即向上級申請通行證明,開着自己的麪包車把口罩運回來。一口水都沒有喝,把口罩送到企業後,王松又風風火火奔向下一家企業。

只要是大夥的事,都是王松心心念唸的事。村民殘疾證丟了,王松跑腿去登報公示;鄰里吵架了,王松勸完這邊勸那邊……

圩區河多塘多,留守兒童一放暑假,成羣結隊下河游泳。為了孩子們的安全,村裏把閒置的舊房子改造成鄉村書院,讓他們在書院裏學習娛樂。王松對這事特別上心,早早曬桌子、曬板凳、殺菌消毒,還特地把所有的紗窗一一拆下來,洗得一塵不染再裝回去,迎接孩子們的到來。在趙莉看來,手腳勤快的王松有着濃濃的鄉土情結,一言一行都透着樸實的人情味兒。

王松隨身帶着一個小本子,一筆一畫記錄着貧困户的需求,無論多麼細小瑣碎,他都放在心上。

有一次,五保老人潘二志的收音機插頭壞了,王松看到後,不聲不響買了新插頭,還特意送到老人家。“他心腸好,每來我家一次,我心裏就亮堂一些。”潘二志説。

村裏十幾户五保老人的家裏,時常會響起王松爽朗的笑聲。噓寒問暖,家長裏短,王松有空總是去和老人聊聊天。

“王松到村裏工作大半年,各項工作都抓得有聲有色,時刻把羣眾冷暖記在心頭。”連河村黨委書記汪自榮説。

(轉載自11月11日《安徽日報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