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法救助金為因案致貧家庭雪中送炭

誤入“殺豬盤”被騙,丈夫遇車禍生活艱困,精神病兒子強制醫療無收入……當一個個家庭因案致貧、陷入困境時,司法救助可謂“雪中送炭”。11月18日,記者從無為市人民檢察院獲悉,近日該院為6個因案致貧的困境家庭集中發放了司法救助金,共計25.41萬元。“感謝檢察院,能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,幫助我們渡過難關,讓我們的生活有了着落!”申請人宣某某連聲道謝。

不能讓貧困受害者“掉隊落單”

“這一次救助的6個家庭,有5個是農村的貧困家庭;2個建檔立卡貧困户,另外4個都是邊緣貧困户,而且家庭成員中都有病患者。”承辦檢察官表示,因案陷貧、因案致貧是這一批司法救助案件的典型特徵。

2020年3月,被告人趙某在浙江省浦江縣被抓獲歸案,一場“好投資有好回報”美夢破碎。面對銀行的催款,無為市泉塘鎮的陳某某家庭瀕臨崩潰。原來,早在2019年9月,被告人趙某通過微信聊天等方式,取得被害人陳某某的信任,繼而編造投資項目有高額回報、銀行卡被凍結需要資金、資金盤入股需要啓動資金等理由,多起向陳某某騙取錢財多達23.9萬元。原本陳某某家庭就較困難,父母年事較高,且婆婆身患殘疾,兩個孩子正在讀書,現又遇到案件賠償未果,其丈夫工資僅夠維持生計,哪裏還能還得上貸款?

檢察官在辦理陳某某等這類刑事案件時,變“被動救助”為“主動救助”,對符合司法救助條件的主動告知,通過實施及時有效的司法救助工作,彰顯國家司法對受害人的人文關懷。“感謝檢察院救助了我4.34萬元,燃眉之急終於可以緩解了。”陳某某説道。

“被告人無賠償能力,我們怎麼辦?”

2019年5月1日5時許,肖某某駕駛電動車自南向北行駛,碰撞到被害人項某,致其本人和項某受傷及電動車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,後項某經醫院搶救無效於當日死亡。經認定,被告人肖某某負事故主要責任。法院判決了肖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一個月,並賠償原告宣某某等人33.99萬元的民事判決。2020年5月,法院執行裁定肖某某名下無可供執行的財產且無賠償能力,被害人親屬宣某某至今未取得任何賠償。

項某某去世後,全家失去了經濟來源,宣某某患有慢性病,項某某父母年事已高,家庭生活困難。2020年8月25日,救助申請人宣某某向無為市人民檢察院提出了救助申請,承辦檢察官受理後對事實材料進行審查和調查核實後,經會議討論,同意給予宣某某國家司法救助金5.58萬元。

“類似這種情形的,這次救助中還有一例。都是因交通事故導致家庭失去支柱,生活困難,被告人又無賠償能力,無法通過訴訟獲得賠償。”承辦檢察官表示,通過司法救助來緩解被害人家庭的困難,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彌合刑事案件造成的傷痕。

司法救助為社會治理融入新活力

小蘭(化名)自父母離婚後一直跟隨外公生活。暑假期間在外婆家居住。小蘭的母親因為腦膜炎手術失敗長期癱瘓。被告人劉某某趁被害人外婆外出之際,將小蘭哄騙至外婆房間實施姦淫。案件發生後,小蘭精神壓力巨大,無法在原住所地繼續生活學習,後經婦聯等部門協助下舉家搬遷至新户籍地。母親殘疾,長期癱瘓在牀,生活無法自理,沒有勞動能力,日常生活和孩子撫養僅靠外公微薄的退休工資。

案件判決後,未取得任何經濟賠償,小蘭的家庭承受精神和經濟雙重壓力。無為檢察院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室給予小蘭心理疏導外,主動協助小蘭家庭聯繫社區開具困難證明、調取相關法律文書,積極申報司法救助。最終,給予小蘭家庭國家司法救助金2.48萬元,讓這個陰霾中的家庭感受到一些温暖。

三年來,無為市人民檢察院共為18名符合條件的救助對象發放司法救助資金60.76萬元。記者瞭解到,近年來,我市檢察機關將司法救助與脱貧攻堅工作相結合,為不幸的家庭打出的一張張有温度的“法律牌”,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。

大江晚報記者 顧婭 實習生 徐珂薇